飞艇计划一期_幸运飞艇一期计划最准 设为首页加为收藏

体质测试

你的位置: > 体质测试 >

没有法网恢恢,只有法网花花

  • 发表时间:2019-05-09 13:02
  • 来源:未知

苏建和案的再审程序,最高法院三度撤销发回,因为拖延二十年了,社会对司法凌迟麻痺无感,民众的集体记忆模糊不清,以致舆论反应异常冷漠。显然对于落后颟顸的司法体制,台湾百姓早已习惯逆来顺受,无可奈何。

苏建和等究竟是不是真凶?各界正反意见南辕北辙,尖锐对立。这种见仁见智的司法争讼,并不是台湾社会所独有,世界各国类似的司法悬案,比比皆是。不过无论案件如何棘手,在法治先进国家的司法体系,透过权责界定和专业担当都能有效处理这些争议。但是台湾的司法,无论是检察部门还是审判体系,高居庙堂但推诿卸责,貌似庄严而怯于承担,令人失望透顶!

先複习一下历史。民国八十年,检察官起诉苏建和等共同强盗杀害吴铭汉夫妇,历经地院、高院及最高法院的审理,一路走来,「死」终如一。随后辩护律师和人权团体集结声援,强力批判司法体系草菅人命,时任法务部长的马总统拒绝批准死刑执行,检察总长三度提起非常上诉,均遭最高法院驳回。虽然死刑定谳,可是宥于舆论压力,三名死囚成为司法的烫手山芋,只好改依再审途径救济。被告等首次声请再审,但遭驳回。二度声请再审获准,可是检察官却表示不服而提起抗告,最后在八十九年底准予再审确定,全案起死回生,重新开始。

再审程序中,高院先判无罪,但是检察官不服而上诉,最高法院撤销发回;于是高院改判死刑,结果换成被告上诉,最高法院还是撤销发回;后来高院二度判决无罪,检察官又继续上诉,最高法院还是撤销发回。而今舆论普遍预期高院可能三度判决无罪,然后依据「速审法」规定,限制检察官上诉而告确定。

社会或许以为这幺複杂的法律程序,都是为了发掘真相所必要的延宕,其实这些歹戏拖棚,完全是司法滥权的傲慢与偏见!

首先,检察官不是法官,不受「审判独立」的保障,反而必须遵守「检察一体」的约束,因为检察官代表国家行使追诉权,当然应该统一意志,坚定立场。但是检察体系在苏案的表现,只有「荒腔走板」可以形容。求处死刑的是检察官、要求非常上诉的也是检察官、反对再审而提出抗告的又是检察官、再审判决无罪提起上诉的还是检察官!检察官的立场竟然如此反覆,真是岂有此理?如果认为苏建和等有罪,那幺提出三次非常上诉是为什幺?如果认为苏建和等无罪,那幺再审判决无罪后又提出上诉是为什幺?到底是媚俗表态还是本位主义?先要「就地正法」,然后要「枪下留人」,现在又要「就地正法」,这种左右摇摆,前后矛盾的检察体系,不是国家滥权不然是什幺?如果在法治先进国家,检察官早就因为滥权追诉而弹劾去职,如何奢言执法?

当然,最高法院也是舞文弄墨,虚应故事,横竖就是一招:撤销发回!判无罪撤销发回,判死刑也撤销发回,吃这个也痒,吃那个也痒,推诿卸责而缺乏担当,除了折磨被告和下级审法官,能够发挥什幺定纷止争的功能?司法院为了笼络法官的陞迁需求,放任最高法院恶性膨胀,搞了七、八十个最高法院法官,人数全球第一。一人一把号,各吹各的调,这才是司法延宕的罪魁祸首。又因为不敢得罪既得利益,就搞个「速审法」替最高法院遮羞。如果要靠高院判决三次无罪才能解套,那要最高法院干什幺?要治嗽,不是含凉凉的就有效!

讨论台湾的司法议题,除了法学专业,还要有史学眼光,冶于一炉,方能窥其全豹。现在这种司法僵局到底是啥咪碗糕?看到眼睛花去,嘛是看拢呒。作家张娟芬曾以苏案为背景写作〈无彩青春〉,而整个司法程序就是活生生的报导文学〈无品司法〉。没有法网恢恢,只有法网花花!(作者为台中地方法院法官)

(中国时报)

膳食